疯帽子与爱丽丝.

Circle!

【信白】得与失

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..
干巴巴的小短篇...
逻辑还不通..
ooc是我的

0.
得与失本来就是相对的。

1.
韩信20年以来从来没有谈过恋爱,追他的女孩其实特别多,可他一直觉得或许只有失去一点什么,才能得到他想要的爱情。

所以,直到连张良都有女朋友时,他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,以至于女朋友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个的刘邦为此嘲笑了他好多次。

但有时候又会正儿八经的问他:“雏儿,你真的不打算谈场恋爱吗?”每次韩信都会风轻云淡的一句话带过“还是看缘分吧。”或是“没遇到喜欢的。”

这时候刘邦就会怀疑这是一个假韩信。

以韩信的性格不应该说出这样深沉的话啊。

2.
韩信对爱情这一方面向来特别认真,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也许真的该找个女朋友了。他有这么想过,但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。

他想要的爱人,是能让他一辈子栽在那个人手里,只想对那个人好一辈子,专一一辈子,能让他爱一辈子,能让他认定了就绝不放手。

不论那个人长相如何,性格如何,甚至连性别一样都没关系,只要能让他有“想过一辈子”的想法就够了。

张良曾经吐槽过他:“我觉得你这样特别矫情。”

韩信耸耸肩,没办法,他就是这样。

3.
大概是天意,韩信还真遇见了这么个人。

这回,他倒是认为自己什么都没失去,反而得到了一整个世界,和他想要的爱情。

而在外人眼里,他是失去了正常人的生活,可即使是这样,每个人依旧会发自内心的祝福他,包括他的父母,能幸福比什么都重要。

4.
张良在一个午后硬是拉上韩信陪自己去图书馆。毕竟是哥儿们,韩信不情不愿的一起去了。

只是他对看书实在没有什么兴趣,抛下看书的张良,一个人在图书馆里东晃西晃,能看见李白不过是个偶然。

阳光透过窗户洒在男孩的脸上,显得更加白皙,睫毛长而密,微微低垂着,棕色的头发乖巧的垂在腮边,五官精致但不女气,双手捧着一本书,身子靠在椅背上,修长的双腿随意的翘起二郎腿,专注的看着,有时会微微抿唇,微微皱眉,明明是女生常会做的表情,他表现出来却没有一点女气。

坐在窗边的李白成了一道风景,路过的姑娘都会多看他几眼,这样的李白给韩信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。不禁心头一颤,他想他找到了。

“雏儿怎么了?”看着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痴汉气息的韩信,刘邦只觉得,韩信出问题了。“他有喜欢的人了。”张良一脸冷漠的说出了真相,MDZZ,一路上强行给良塞单向狗粮。张良是这么想的。

“不容易啊,和子房去趟图书馆回来就有喜欢的人了,没白去。说吧,喜欢上那家妹子了,哥们给你拐过来。”刘邦一把勾过韩信的脖子,笑的邪气。

“不,不是妹子。”刘邦听了这话,有些惊住了,然后想了想韩信平时的脑回路,半天才憋出一句:“呃....难道是萌妹子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御姐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他喜欢的是个汉子。”张良实在看不下去了。“他还死缠烂打的找人家要了联系方式。”张良特意加了个死缠烂打来表示他内心的不爽。

刘邦硬是半天没说出一句话。

“咳,行吧,还是祝贺雏儿有喜欢的人了,哥们都会支持你的。”听闻此话,说是内心不爽的张良都点了点头。韩信心里暖暖的,不愧是他的兄弟。

5.
后来,韩信真的和李白在一起了,幸福的能亮瞎别人,韩信果真是快要把李白宠上天了。一直都认为“媳妇说的全对,要我做的事一定要做”,当然,某些时候另当别论。

韩信认为自己什么都没失去,有家人,有兄弟,还得到了一整个世界。

而他的李白,就是他的整个世界。

END.

故人【信白】

从一本书上来的想法...
文笔渣到没救....
ooc是我的...

1.
江南,温婉水乡,烟雨蒙蒙,河畔边,雾霭烟波,船家解开了桥上的绳索,撑开桨准备划船。

2.
韩信站在岸边,一袭红衣似火,那是他大婚当日李白穿过的嫁衣。

他叫住船家:“船家,你这船是要去向何处?不知可否载我一程?”

“我要去的地方远喽,顺着这河直下,这一路的都能捎上,只是你要问问这船中的公子可愿不愿意。”听闻此话,韩信刚想作罢,除了李白,他向来不喜与别人过于亲近。

“这位公子的声音像极了一位故人,不知公子可愿意与在下共乘这小船,陪在下说说话?”是韩信熟悉的声音,温润极了的声音,韩信停住了脚步,指尖微微有些颤抖。

转过身,只见一个青年站在船上,温润如玉,白衣墨发,宛如谪仙,唇角微微挑起,是韩信喜欢的笑容,只是青年那双眼睛里再也没有光亮。

似是觉得唐突,李白抱歉的笑了笑,薄唇轻启:“公子莫怪,在下只是思念爱人,并无其他意思。”

却有人泪如雨下。

“太白,我回来了。”

【孙尚香×安琪拉】

乱七八糟的的段子..
文笔没救了
最近看了一本书,莫名奇妙的脑洞..

0.
“我这一去,便是阴阳两隔……”

“莫要……追随了。”

“黄泉地下,我就……不等你了。”

1.
安琪拉一身血的躺在孙尚香怀里,明明眼角噙着泪水,却又勾着唇角,胸口的窟窿还在不停的往外冒血。孙尚香死死的捂住安琪拉的伤口,只是那血不停的向外冒着,溢出了她的指缝,染红了她的衣裙,也染红了她的眼睛。

“不要再说了。”

她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掉在安琪拉衣服上,晕染成了一朵泪花,掉在安琪拉的血里,融合在一起。

“尚香,你可不可以……可不可以在我的墓碑上刻上孙尚香之妻?”

3.
安琪拉的眸子里闪着期待的光芒,像碎了一片星空,都装进了她漂亮的眸子里,孙尚香有些恍惚。

她的姑娘啊,她快要弄丢她的姑娘了啊。

发愣的这段时间,安琪拉已然没了气息。她刚刚似乎在说“不可以也没关系噢,我啊,最喜欢尚香了。”

“好。”迟来的回答,只是那人再也听不到了。

我知道,我知道,因为我也最喜欢你了。孙尚香把脸埋在安琪拉的颈窝中,紧紧的抱着怀中体温渐渐变冷的安琪拉。

我居然让你带着遗憾走了。

对不起……

对不起……

我的姑娘。

4.
若是可以,我下辈子一定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,娶你安琪拉为妻,许你一世无忧。

【孙尚香×安琪拉】后会无期

尚安真的冷到北极圈了啊QAQ

0.
一场落花雨,下的多痴缠。

1.
“你可以再选择一次,是一辈子和我在一起,还是死在我的国家里。”她爱安琪拉,爱的疯狂,若是得不到的话,那就让她死在我的国家里吧,她想。

一辈子吗?安琪拉有些恍惚,骗人的吧。以前也有人说要和她过一辈子啊。

“死。”安琪拉不喜被迫,更不喜欢被威胁。

2.
几乎是在见到安琪拉的那一瞬间。女皇就知道,自己怕是怕是爱上她了。女皇向来偏爱素色,可偏偏爱上了有着耀眼的红色发色的安琪拉。

因为她是女皇,所以她想要的,一定要得到,不然就毁了吧。可惜,这次她爱上的是小魔女啊。

3.
“安琪拉,朕喜欢你。”女皇把话说的很轻,竟少有的带这些期许。“您贵为一国之君,还请自重。”安琪拉垂着眸,声音里没有一丝惧怕,却也不温不火,似是担心刺激到女皇。

女皇冷清的笑了,意料之内的拒绝。“那朕希望你去做一件事,你不会拒绝吧。”未等安琪拉回答,女皇就自顾自的说了起来:“朕的军师多日卧床,昏迷不醒,怕是受了诅咒,你不是魔女吗,那便替朕解开这诅咒。给你三日,三日之后,你若解不开那便以命相抵吧。”这可不是询问意见,是命令。

4.
“朕有些乏了,先回寝宫,明日你便开始施法吧。”

女皇离去的背影依旧高傲,安琪拉眼神暗了暗,她怎么会不知道这是个圈套,这个军师根本不可能救活。

5.
安琪拉在军师的房间里待了三天,没有施法,安静的等待着死亡。她希望我活下去,如果是这样的话,为女皇而死或许可以作为一个借口。她不会怪我吧?

我想她了,很想很想。安琪拉笑的哀伤,很快了,香香,我快来找你了。她这样告诉自己。

第四天早晨,是宣布安琪拉死刑的日子。那个唯我独尊的女皇第一次红了眼眶,她的嗓音本就微哑,如今大声说话像在嘶吼“你是宁可死,也不要和我在一起吗?”她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,享受着一世的荣华富贵,受到世人的称赞和敬佩,她以为她想要的都能得到,可眼前的这个人,她怎样都触碰不到,她们中间像隔了一个世界。

“我的一辈子,早就给了一个人。”安琪拉垂着头,手和脚都给锁上了铁链,不时发出铁链碰撞的声音,多日未笑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笑容。

女皇怔住了,她不知道安琪拉居然早有了心仪之人。仔细想想,她似乎一点都不了解安琪拉。一瞬间,有着莫名的恼怒,几乎是想都没想,手一挥,背过身去。

“立刻行刑!”

没人看到女皇眼角的泪花。

安琪拉闭上眼,勾起笑容,我来找你了。

6.
我的爱人,叫孙尚香,是只会对我温柔的大小姐。

可她死了,很久了吧,久到我也不记得了,她死在我怀里,多年来我容颜未变。或许是因为我的心在她死那天也和她一起入了黄泉。我以为我快忘记她了,可我忘了那么久,还没忘够。她就这么丢下我一个人,在这世上走了好久好久,替她看完了这大千世界。

孙尚香,你真是够狠心的。

以前也有好多次,她一身血的躺在我怀里,差点死掉。可每次她都挺下来了,会睁开眼睛,努力的擦掉我的眼泪,然后笑着和我说:“傻安安,我还要和你过一辈子呢。”可那天,任我哭的昏天黑地,她也没有睁开眼,我明白,她这次是再也不会醒来了。

我和她不会有下辈子。她以燃烧自己的灵魂作为代价,救了我一命。然后啊,让我麻木的活了那么久,日复一日的受梦魇折磨,我时常梦见她死的那一天,那股浓郁的血腥味似乎还能闻到,我还听见她说:“安琪拉,我爱你,永远。”孙尚香,你故意的吧?让我到死都忘不了你,受这样的折磨。

可我又偏偏心甘情愿。

我想啊,如果可以,我希望你在奈何桥边等我,我们都别喝孟婆汤,你就牵着我的手,一起投胎去下辈子,我们还做恋人,可好?

啊,真是痴心妄想啊,已经没可能了啊。我说,孙尚香你真的不打算回来管管我吗?好吧,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我来找你咯,到时候,可别怪我啊。

她做惯了嚣张的大小姐,可在我面前从未自称过“本小姐”。

她是我这辈子,也是我最后一辈子的爱人,她叫孙尚香。

我爱她,如同她爱我一样,也是永远。

〔那么,我的尚香,后会无期。〕

END.

选择(下)


〔奈何桥边,我等你轮回。〕

0.
这一次,换我来等你好不好。

1.
安琪拉终于再次见到孙尚香了。

她以为她可以忘记孙尚香,喝下孟婆汤去投胎。可她却是没想到,她对孙尚香的爱比她想象中的更深,她做不到就这样忘了她。凭着这份执念,安琪拉留在了阴间。

安琪拉又一次给了自己希望,她想等,等孙尚香来。

就这样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2.
她终于见到了。

她看见孙尚香牵着刘备的手,在桥的另一头。孙尚香看到她了,举起牵着的手朝她挥了挥。

安琪拉垂下眸,紧咬着下唇,她想哭,可她发现自己早就死了,鬼魂没有泪腺。

这大概就是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了吧。

几十年了,她居然还会想哭。她感到有些嘲讽,开始怀疑,孙尚香真的值得她这么等待吗。

3.
“你是在等人吗?”这个姑娘每天都在这站着,连孟婆都知道她了。

这是她在阴间的第一年,这是她在阴间等着孙尚香的第一年。

安琪拉没有回答孟婆,眸子里带着思念,看着那条通往人间的小路。

孟婆也不在意“又是一个痴情人啊。”

过了好多年,阴间的鬼来来去去,当初和她一起来到阴间的鬼也大多去投胎了,大多数鬼也只是匆匆路过阴间,不会多做停留。

孟婆再一次来到安琪拉身边。

这次还未等她开口,安琪拉先说话了:“我在等我的爱人。”语速快的几乎让人听不清。

“你确定她真的爱你吗?”

安琪拉的心沉了沉,其实她自己也不敢肯定,孙尚香有没有喜欢过自己,她不敢奢求孙尚香的爱,只是希望得到她的喜欢,仅仅是喜欢。

“她要是真的爱你,为什么还能一个人在世上活那么久呢?要是真的有把你放心上的人,一个人活着 每一天都是煎熬。”

“我生前做过一个梦,我梦到她说她爱我,说想和我过一辈子,我真的特别惊喜,我想抱抱她,可当我快抱到她时”安琪拉顿了顿,声音染上了哭腔,微微有些颤抖“我醒了。”这只是一个梦而已。 第二天就是她的婚礼了,她一生中最重要的时侯,我就在那天把我的爱人拱手让人了。”

梦醒了,我的爱人也离开了我。

我的爱人,是啊,只是我爱的人。

4.
“值得吗?”

“没多感人,你就是傻。”

孟婆怎么会不知道安琪拉生前的事,毕竟她是阴间的人,能看到别人一生中最刻苦铭心的记忆。

而安琪拉的记忆中,满满的都是孙尚香。

那便是了,这个姑娘,就是她的爱人了吧。

5.
看着孙尚香和刘备从桥的另一边走到她站着的那一边,安琪拉觉得她那短暂的一生都没那么漫长。

既然已经得到答案了,那便走吧。

安琪拉转身的那一刻,她是彻底死心了,放下了。

“这就是我的选择,我没后悔过。”她这样告诉自己。

6.
孙尚香就这么看着安琪拉喝下孟婆汤,看向她的眸子里带着茫然,看来是真的放下了。

她笑的释然,是她无能,没法把安琪拉留在身边,安琪拉能去转世,这样就够了。

你愿意忘记我,便是最好的结局。

“你先去投胎吧,我随后就来。”她对身边的刘备说道,刘备应了她。

孙尚香看着这两个与她一辈子纠缠不清的人忘了她,一个是她爱的人,一个是和她过了一辈子的人。

这是她应得的,她愧对于这两个人,只有让自己一个人永远承受这种痛苦,才公平。

这一次,让我来等你。

END.

【孙尚香×安琪拉】选择(上)

果然是刀子和尚安更配吗。
爱到深处自然虐。

[我可不可以忘了你]

0.
“我喜欢你。”

1.
孙尚香再也听不到那人说喜欢她了。

孙尚香救过一个叫安琪拉的女孩。自那以后,她每天都能听到一句“尚香,我喜欢你。”只是她从来没在意过,也没回复过。甚至只当安琪拉是在闹着玩。

直到后来安琪拉找孙尚香认真谈过这事。
“尚香,我对你的喜欢可不仅仅是朋友,是那种想和你做恋人的喜欢。”

孙尚香的心脏急剧收缩了一下,一瞬间的悸动她也没多在意。

“我,怎么会喜欢上一个女生。”孙尚香有些迟疑,末了,又加了一句“我不需要你的喜欢。”

安琪拉缓慢的笑了,意料之外的没有心灰意冷。她诧异于自己的冷静,那冷静里甚至掺些决绝。

2.
其实孙尚香也知道,不论她走到哪,身后都有一个人跟着,每次亦是如此,从未断过。

她怎么会不知道,自己怕是喜欢上安琪拉了。只是作为大小姐的骄傲和尊严不允许自己喜欢上一个同性。

她交男朋友了,是她众多追求者中的一个,他叫刘备。

她很清楚自己并不喜欢刘备,也只是为了让安琪拉死心罢了。

很残忍吧。她这样问自己。那又怎样,已经没有退路了。

3.
安琪拉有想过,要不,忘了孙尚香吧。可她又偏生做不到把自己爱着的人拱手让人。

凭什么啊,自己一直爱着的人,凭什么要给别人啊。

可她不爱你啊。

有无数个人劝过她:“安琪拉,别等了,她不会是你的。”

她知道啊。

她脑袋里充斥着这些话,别忘想了,安琪拉,你想亲手毁了孙尚香吗?你想让她过上不正常的生吗?放手吧,安琪拉,放下吧,忘了她。

可我爱她啊,爱的快发疯了。安琪拉坐在雨里,双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,悲凉的笑出了声。红发湿嗒嗒的贴在额头上,尽显狼狈。

4.
“安琪拉。”孙尚香站在安琪拉身边,刘备站在旁边撑着伞。

“这是我的未婚夫,刘备。我们快要结婚了,你会来的吧?”她安静的站在刘备身边,可明明眼里的喜悦都要溢出来了。

孙尚香,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。

你偏偏出现在我最狼狈的时候,带着你的,爱人,我真是够傻的。

安琪拉看着他们背影的眼神暗了暗。真的,好配。

可笑吧,她以为孙尚香会把她拉起来,孙尚香却头也不回的挽着刘备离开。“别坐在雨里,会发烧的”离开前,刘备提醒了一句。

安琪拉,忘我了吧,好不好?

安琪拉终于哭出来了,就连一个陌生人都会给予我关心,可你没有。

“我会来的,会的……”你生命最重要的时候,我怎么可以不在。

即使站在你身边的人不是我,即使牵起你的手,和你过一辈子的人不是我。至少,我要看着你幸福,这样,我才能安心的离开。

安琪拉站起身来,跌跌撞撞的走了。

你向南走,我朝北走,走着你走的路,可惜,南北殊途,我们就此别过了。

5.
她如愿以偿,她看见了。孙尚香挽着刘备的手,画着最精致的妆容,穿上最美的婚纱,在众人的见证下,嫁给了刘备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

这是安琪拉幻想过无数次的婚礼啊。只是,这次的主角不是她。

刘备,我好羡慕你,真的。看她那么幸福,我真是连嫉妒都做不到了。

安琪拉坐在角落里,一杯又一杯的给自己灌酒。烈酒和着苦涩的眼泪一起流进了心里,真难受啊。

最后一次,孙尚香,我最后一次说爱你,从此,后会无期。

后来,她离开了孙尚香的婚礼,在牧师说新郎可以吻新娘的时候。

6.
孙尚香,我等了你好久,我一直在等你啊。

不停的给自己希望,可我每次的希望都是你亲手掐灭的。

我总是希望有哪一天,你能抱着我说:“我爱你。”好吧,这不太可能。其实我想说,我可以抱抱你吗?或者,你可以抱抱我吗?一次,一次就够了。

狂风刮过她的脸颊,疼,很疼,可她却笑了,在落地之前,她带着期待的笑容,缓缓的闭上眼,有些梦呓的说:“我爱你噢,我的尚香。”声音很轻,最后也给风扯散了,然后就是巨大的响声和甜腻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。

孙尚香,我用命赌一把,要是我死了,你能永远记得我的话,死而无憾了。

7.
安琪拉死了。她说,以后再也没有人会在原地等尚香了。也没有人会默默跟在她身后,不论她去哪里。也没有人再会像她一样因为她而死了,世界上再也没有第二个爱她的安琪拉了。她还说,如果可以的话,我可不可以忘了你?最后,这大概真的是最后一次了,孙尚香……我爱你。

这是她生前说的最后一段话,每一句都是有关孙尚香的,她的整颗心啊,只装的下孙尚香,再也容不下别人了。

如果可以的话,我一定要忘了你。

8.
安琪拉,其实我后悔了。

END

【孙尚香×安琪拉】其实

薛之谦的[其实]虐哭我。
然后就有了这篇文。
然后就甜不回来了......

0.
这辈子,我的这颗心啊,是再也容不下别人了。

1.
喜欢时:
“尚香,其实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没,尚香你那么优秀,刘备一定会喜欢你的。”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低下了头,看不清表情。

口是心非。

2.
追人时:

“尚香,其实我……”又一次打断了孙尚香

还未等孙尚香回问,安琪拉就摇了摇头“没事,你继续说。”

3.
在一起后:

“其实……”依旧没有说出口。

安琪拉只能远远的看着孙尚香的背影。至少,现在还能见到她。她这样安慰自己。那以后呢?以后怎么办呢?

如果她旁边没有刘备该多好,如果她身边的人是自己,该多好。安琪拉还是会期待,不论多久以后,都像现在一样。

4.
结婚时:
“尚香,其实我真的……”明明就快说出来了。

可当她看到孙尚香眼中快要溢出的幸福时,又一次止住了话语。

其实我喜欢你,特别喜欢,真的,喜欢到骨子里去了。

可我该怎么告诉你,你现在那么幸福。

安琪拉终于哭了,在孙尚香的婚礼上。

她看着刘备执起孙尚香的手,许下一辈子的诺言,从此以后,孙尚香身边就会有别人替她守护着。

她们,没有可能了。

可是安琪拉,你连喜欢都不敢说了吗?她这样问自己。

是啊,不敢了。她自嘲的回答了自己。

5.
即便是躲在角落里,孙尚香还是找到她了。

“安,你怎么了?”孙尚香下意识的想去抱她,可顾忌到身边的刘备还在,伸出的双手停在半空,硬生生的改成了顺了顺安琪拉的头发。

安琪拉没有回答,转头就离开了,几乎是逃离般的离开了婚礼现场。

谁也没有看见孙尚香落寞的眸。

她在落寞什么?

谁知道呢。

6.
安琪拉在家哭了好久好久,最后红肿着眼睛抱着孙尚香留在她家的衣服睡了过去。

“安琪拉,我喜欢你。”

“安琪拉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
“安琪拉,我们结婚吧。”

“我爱你,安琪拉。”

……
  
她做梦了,她梦到孙尚香说喜欢她,梦到她们在一起了。睡梦中的她笑了“我也……最喜欢……尚香了。”

画面一转,她看见孙尚香挽着刘备的手,走在她们常走的街上,背影越来越远,最后消失在一片白光中,任凭她在后面怎么喊都没用,那人也没回头 。周围的景物越来越模糊,最后也一并消失了。她看见自己落魄的站在一片白色中。

“安琪拉,该放手了。”

她听见孙尚香的声音回响在虚空中,似乎是来自很遥远的地方,模糊不清,可她却偏偏听清了。

“不要,不要,尚香你别走,别丢下我一个人。”她从睡梦中惊醒,坐了起来。愣了一会后,捂着脸哭了出来,眼泪从手指缝中肆意的流出。

你是来和我告别的吗?以前不管我怎样想你,念你,你都没来过我梦里。

孙尚香,我好想你。

7.
等过了今晚,我们就不再见了吧,从此,你在天涯,我在海角,再不相见。

我会把你藏在我心底,没有人会知道,只有在晚上的时候我才会想着你入睡。

我的梦里,都将会是你。

一辈子,挺好的。

END

【孙尚香x安琪拉】小甜饼

第一次发文!

送给我的专属安安@安妆 

小甜饼啦QWQ

小学生文笔......不嫌弃的话将就着吃吧

 

【我喜欢你。】

 

1.

“安琪拉,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“素日里嚣张、火辣的大小姐,现在居然有些扭捏的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。

“尚香喜欢的人,一定很优秀吧?”安琪拉嗓子涩的有些发疼,半天才说出一句干巴巴的话。

2.

看着孙尚香有些微微发红的脸,安琪拉难受的要死。“尚香不好意思,我有点不舒服,先回家了。”未等人回答,赶紧转过身,还不至于狼狈到让孙尚香看到眼泪。

她以为她能逃走,可孙尚香却快一秒拉住了她的手。“安琪拉,你怎么了?你哭了?”被硬生生的扳过身子,抬起下巴,被迫与孙尚香对视。

“才没有,眼睛进沙子了。”安琪拉自认为恶狠狠地瞪了孙尚香一眼,抬手擦掉了眼泪。

“好好好,你眼睛进沙子了。”

“你干嘛不去找你喜欢的人?”

“我喜欢的人不就在这吗。”

孙尚香无奈的叹了口气,这妮子......“你怎么这么蠢呢。跟你表白你还哭,除了喜欢你还能有谁?嗯?”

安琪拉愣住了“我......我吗?尚香喜欢我吗?”

“啧。”这家伙反应怎么这么慢呢。孙尚香直接搂过安琪拉的腰,抬起她的下巴,吻了上去。

“安琪拉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