疯帽子与爱丽丝.

Circle!

【孙尚香×安琪拉】后会无期

尚安真的冷到北极圈了啊QAQ

0.
一场落花雨,下的多痴缠。

1.
“你可以再选择一次,是一辈子和我在一起,还是死在我的国家里。”她爱安琪拉,爱的疯狂,若是得不到的话,那就让她死在我的国家里吧,她想。

一辈子吗?安琪拉有些恍惚,骗人的吧。以前也有人说要和她过一辈子啊。

“死。”安琪拉不喜被迫,更不喜欢被威胁。

2.
几乎是在见到安琪拉的那一瞬间。女皇就知道,自己怕是怕是爱上她了。女皇向来偏爱素色,可偏偏爱上了有着耀眼的红色发色的安琪拉。

因为她是女皇,所以她想要的,一定要得到,不然就毁了吧。可惜,这次她爱上的是小魔女啊。

3.
“安琪拉,朕喜欢你。”女皇把话说的很轻,竟少有的带这些期许。“您贵为一国之君,还请自重。”安琪拉垂着眸,声音里没有一丝惧怕,却也不温不火,似是担心刺激到女皇。

女皇冷清的笑了,意料之内的拒绝。“那朕希望你去做一件事,你不会拒绝吧。”未等安琪拉回答,女皇就自顾自的说了起来:“朕的军师多日卧床,昏迷不醒,怕是受了诅咒,你不是魔女吗,那便替朕解开这诅咒。给你三日,三日之后,你若解不开那便以命相抵吧。”这可不是询问意见,是命令。

4.
“朕有些乏了,先回寝宫,明日你便开始施法吧。”

女皇离去的背影依旧高傲,安琪拉眼神暗了暗,她怎么会不知道这是个圈套,这个军师根本不可能救活。

5.
安琪拉在军师的房间里待了三天,没有施法,安静的等待着死亡。她希望我活下去,如果是这样的话,为女皇而死或许可以作为一个借口。她不会怪我吧?

我想她了,很想很想。安琪拉笑的哀伤,很快了,香香,我快来找你了。她这样告诉自己。

第四天早晨,是宣布安琪拉死刑的日子。那个唯我独尊的女皇第一次红了眼眶,她的嗓音本就微哑,如今大声说话像在嘶吼“你是宁可死,也不要和我在一起吗?”她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,享受着一世的荣华富贵,受到世人的称赞和敬佩,她以为她想要的都能得到,可眼前的这个人,她怎样都触碰不到,她们中间像隔了一个世界。

“我的一辈子,早就给了一个人。”安琪拉垂着头,手和脚都给锁上了铁链,不时发出铁链碰撞的声音,多日未笑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笑容。

女皇怔住了,她不知道安琪拉居然早有了心仪之人。仔细想想,她似乎一点都不了解安琪拉。一瞬间,有着莫名的恼怒,几乎是想都没想,手一挥,背过身去。

“立刻行刑!”

没人看到女皇眼角的泪花。

安琪拉闭上眼,勾起笑容,我来找你了。

6.
我的爱人,叫孙尚香,是只会对我温柔的大小姐。

可她死了,很久了吧,久到我也不记得了,她死在我怀里,多年来我容颜未变。或许是因为我的心在她死那天也和她一起入了黄泉。我以为我快忘记她了,可我忘了那么久,还没忘够。她就这么丢下我一个人,在这世上走了好久好久,替她看完了这大千世界。

孙尚香,你真是够狠心的。

以前也有好多次,她一身血的躺在我怀里,差点死掉。可每次她都挺下来了,会睁开眼睛,努力的擦掉我的眼泪,然后笑着和我说:“傻安安,我还要和你过一辈子呢。”可那天,任我哭的昏天黑地,她也没有睁开眼,我明白,她这次是再也不会醒来了。

我和她不会有下辈子。她以燃烧自己的灵魂作为代价,救了我一命。然后啊,让我麻木的活了那么久,日复一日的受梦魇折磨,我时常梦见她死的那一天,那股浓郁的血腥味似乎还能闻到,我还听见她说:“安琪拉,我爱你,永远。”孙尚香,你故意的吧?让我到死都忘不了你,受这样的折磨。

可我又偏偏心甘情愿。

我想啊,如果可以,我希望你在奈何桥边等我,我们都别喝孟婆汤,你就牵着我的手,一起投胎去下辈子,我们还做恋人,可好?

啊,真是痴心妄想啊,已经没可能了啊。我说,孙尚香你真的不打算回来管管我吗?好吧,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我来找你咯,到时候,可别怪我啊。

她做惯了嚣张的大小姐,可在我面前从未自称过“本小姐”。

她是我这辈子,也是我最后一辈子的爱人,她叫孙尚香。

我爱她,如同她爱我一样,也是永远。

〔那么,我的尚香,后会无期。〕

END.

评论(3)

热度(17)